当前位置: 主页 > 笑话段子 > 正文

喜剧片没突破,要怪综艺节目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0 12:17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类型片这一概念是伪命题吗?不同类型片创作有没有共性?昨天,由编剧帮主办的第四届中国编剧研讨会在北影节举行,围绕类型片的开发与创作,知名编剧何冀平、顾小白、束焕、文隽、宋方金展开了热议。

香港电影人文隽指出,此前中国电影行业并没有“类型片”这一概念,只有艺术片跟商业片的区分,直到2002年张艺谋的《英雄》出现后,电影市场的发展坐上火箭,才逐渐开始以类型片的思维做电影。“其实只要是商业电影就一定要分类型,在香港谁拍武侠片厉害、谁拍恐怖片厉害、谁是喜剧的班底,我们都很清楚。因为每个观众都有不同的口味,类型片就是给观众不同的选择。”他认为,中国电影必须重视如何分类型,作为一个编剧,更要有自己擅长的类型和兴趣,“让擅长喜剧的束焕去写《红海行动》,就会闹笑话。”

提及国产喜剧片这一类型,文隽表示,在喜剧这一大类型下,也有各种细分,“周星驰拍无厘头喜剧,成龙、洪金宝拍动作喜剧,束焕编剧的《泰囧》则是公路喜剧的一个里程碑。”然后,他开始向近年的喜剧片创作“开炮”:“我觉得喜剧片这几年没有突破,必须要怪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我们以前觉得有些段子、有些喜剧演员挺好玩儿的,现在每星期都看到小沈阳、郭德纲的弟子在《欢乐喜剧人》上耍宝。喜剧是最难创作的,现在电视台、综艺节目都在消费他们,那后面的喜剧人才跟喜剧材料从何而来?我非常担心。”

“一个杯子,你可以做成一个特别大众的,也可以做成一个紫砂壶,还可以做成一个看上去很丑但是也有少数人喜欢的。类型片只不过是要做一个大多数人愿意去买的东西。”《山楂树之恋》《白夜追凶》的编剧顾小白认为,商业片、艺术片的内核其实是一样的,类型只不过是外在包装。《新龙门客栈》《明月几时有》的编剧何冀平也认为,类型片就像八大菜系一样,只是归入不同类别,并不会限制住编剧。“最主要的还是,编剧要在类型片的范畴中找到最基本的东西,我想那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编剧宋方金提出,有什么样的土壤才会生长出什么样的类型。类型并不是先有的,它是随着生活形成的,是电影反映生活的窗口。他还大胆预言,中国三十年之内不会有成功的科幻电影,原因在于目前国内的科技力量和科普发展还不够成熟。他还表示,中国还难有超级英雄片和纯爱片。

聊起类型片的具体创作,顾小白坦言,他观察到目前国内类型片的有些段落很精彩,但是过了五分钟却觉得特别难看。他据此认为,国内电影人应该在类型片创作上做得更极致、更投入,不要太着急。对于“有佳句无佳章”这一问题,束焕也深有同感。因为创作喜剧,他接触了大量段子手和短视频写手,发现最缺乏的是具备结构感的编剧人才,“只有机灵劲儿和好的台词是不够的。”顾小白发现,现在很多年轻编剧的一个问题是,读的书很少,看的片子也很少,“可能看一百部片子就觉得我可以做编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