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笑话段子 > 正文

非标受限再融资“受伤” 引援ABS银行思路生变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6-07 17:03

郭璐庆

[非标资产在投资大类中的占比从2016年末的22%下降至2017年末的17%,非标存在三条出路:“非标转贷”,“非标转标”,“非标转规”]

“最近贷款投放表内额度紧张,ABS是操作投放的一个模式。”一位股份行信贷人士告诉第一财经,传统的信贷融资收紧下,银行的思路也在发生转变。令发债主体难受的是,非标类收缩,标准化产品又不易发出,再加上多只非标类产品出现兑付延迟或无法兑付的情况,融资难度大增。

数据显示,社融总量1月~4月份有所下降,且出现了结构性变化。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万亿,新增贷款3000亿~4000亿,1~4月份债券新增融资增加了1万亿,贷款和债券约抵消了1.5万亿的非标。

非标风险增多

“今年来很多的非标项目出现了延期兑付的情况,发债违约多集中在煤炭、大宗商品等周期类行业,现金流不太稳定的公司更可能出现风险。”6月6日,某券商非标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

近期的信用事件主体多带有明显的外部再融资收紧导致的流动性阶段性枯竭的特征。比如中安消2016年后再无新债发行,2015年1月后也没有股权融资行为。

“大概是从2016年开始,信用债风险逐渐暴露,有些房地产信托也开始出现风险,银行感觉投非标项目风险很大,它们便开始把眼光放到场内产品,认为场内的债券、部分股票估值都相对便宜。”北京一位公募基金高管告诉第一财经。

中金认为,由于今年的违约风险主要由外部融资而不是内部现金流引发,风险暴露的可预测性差,突发性强,超预期风险高,这种超预期反过来又容易加剧市场恐慌和规避情绪的发酵,从而容易出现一旦暴露负面舆情,融资渠道就迅速关闭的情况。

“几类融资渠道相比,贷款的协调和展期是相对更容易实现的,而非标和债券的接续难度要更大。”一位信托非标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当一个企业的非标爆雷,其他机构也会知道它的现金流紧张,很难再给其做新增融资,这也意味着企业违约的概率会增大。”

统计显示,从产业债发行主体的规模来看,非标发行最多的行业为房地产和建筑装饰,其次为综合和化工、贸易、交运、采掘。在非标收缩、融资回表的大背景下,过度依赖于非标融资的也可能在再融资上出现问题。

“资管新规影响最大的还是银行的资管产品,因为它规模很大,且买了很多非标。这种非标类产品很多是‘短接长’,即发行的都是短期产品,做的是长期业务,挣的是中间利差。”上述北京公募基金高管认为。

上述信托非标人士认为,银行信贷规模资源有限,当前的债市压力比较大,银行对国企的授信额度加大,也挤占了一部分民营以及中小企业的信贷资源。“下半年的流动性可能会更紧张。如果国际局势进一步紧张,通货膨胀走高,利率走高,去杠杆叠加利率提升,借钱就更难。”

非标转标难度大

资管新规要求,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当同时符合以下五个条件: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一般的界定是,不是在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发行的,都是非标准化产品。”上述券商非标人士也表示。

相对债券、信贷,非标融资期限具有期限短、票息高的特征。对大多数企业而言,债券和信贷融资通常是第一选择。信托计划和资管计划是非标最主要的形式,具体到各家银行来看,大部分银行都是以信托和资管计划为主,占到非标资产的90%以上。

通过信托贷款,一是可能项目合规上受到监管限制无法通过银行审核和债券发审,需要通过非标通道进行操作;二是发债企业负债率等指标无法达到信贷和发债的要求,只能通过非标进行操作。“现在信托的非标还能做,虽然以后净值化是方向,但目前还没有具体细则出来。”上述券商非标人士表示。

2018年金融监管仍然会以金融去杠杆、脱虚向实、强监管为主线,部分发债主体的融资便很容易受到比较大的负面冲击,金融监管政策以及货币政策的放松短期难以看到。

同时,非标、信贷、债券这三大融资渠道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非标转标具有一定的摩擦成本,前后衔接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对于非标占比比较高的企业的影响会比较大。

上市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非标资产在投资大类中的占比从2016年末的22%下降至2017年末的17%,行业整体的资产配置更加向标准化资产转移。非标资产在同业大类中的占比逐渐消失。

这种情况下,非标产品亟须找到出路。业内人士指出,非标存在三条出路:“非标转贷”,即非标融资转为表内信贷融资;“非标转标”,即原来的非标融资方式转为ABS、REITs等标准化资产形式;“非标转规”,即满足既有监管要求以后,非标可对接规范化私募资管产品。

“标准债券产品就是场内公募债、私募债以及ABS,只能转换成这些。但标准化产品的审批、评级难度会很高。”不过,上述券商非标人士也指出,平台公司的受益权受让、再回购,实质上是明股实债的产品,以及信托借款的资金用途不清以后可能就不能发行。新的项目在报备的时候,会对资金闭环管理提出要求,也就是资金的用途一定要用在真实项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