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她推动"五周杀人案"平反 曾网上发帖举报自己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20 12:18

原标题:藏在“闲事”里的正义

陶晓侠说自己最大的爱好是“管闲事”,一辈子都改不了。

村里谁家的儿媳妇不孝顺,她就到别人家里帮忙评理。春天杨絮太多,她就把政府告上法庭,起诉他们规划有问题。她甚至在网上发帖举报自己的丈夫,因为身为村干部的丈夫动手打了村民。

各种各样的“闲事”带着她撞了各种各样的“南墙”。从村委会,到市政府,直到省检察院,她都去“闹腾”过。最近获得平反的“安徽五青年杀人案”“涡阳五周杀人案”中,人们也发现了她的影子。

她曾被当地媒体报道为“致富能手”“无衔村官”,频繁在电视上露脸。

现在,她是安徽省太和县“桥南驾校”的接待员,负责学员报名、考试。

她的办公室在县城的城乡接合部,周边是低矮的楼房和各种汽配厂。办公室门外是一条繁忙的国道,从早到晚不断有货车呼啸驶过。

办公室墙上贴着各类驾照的报名价目,还有几张驾校的宣传广告。广告中间夹着一面锦旗,挂在正对门口的墙上。上面印着“巾帼英雄,为民请命”的金字,落款是“安徽五青年冤案”的5名被告。7天前,“涡阳五周杀人案”在安徽省高院宣判无罪时,其中一位被告人对媒体说:“如果不是大姐(陶晓侠),我们怎么会有今天。”

陶晓侠正在整理冤案申诉材料。

1996年,涡阳的5名周姓男子被指控杀害一名同村女子。因为证据不足,审判委员会曾作出无罪判决的决定。受害人父亲到法院以服毒自杀相威胁,要求判被告死刑。结果一审宣判,5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和15年有期徒刑。

从2001年开始,陶晓侠就不断把这两起冤案的材料带到阜阳、合肥,甚至北京。那时她是阜阳市的人大代表,比别人更方便向各级部门反映问题。她寄材料留下的快递单子加起来有“一米多高”,“上访”攒下的机票火车票“足足装了一个旅行包”。

在驾校报名处那张已经掉漆翻皮的办公桌下面,她随手抽出一个档案袋,里面就装着各种冤案的材料。

等待冤案平反的漫长过程中,有时候被告人家属都泄气,告诉她“胳膊拧不过大腿”,但她也非要申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