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发美容 > 正文

蓝鲸财经-通道违约频发,光大信托“体面退场”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6-01 17:05
原创 蓝鲸银行 梁轶雯

*ST德奥5月29日发布公告称,收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应诉通知书,法院已受理和合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合资管”)因借款合同纠纷对该公司提起的民事诉讼案。

该案缘起于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信托”)2017年3月与德奥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即“*ST德奥”)签署的一项价值2亿5千万的《信托贷款合同》。在*ST德奥因经营问题无法按时偿还第一期本息后,光大信托宣布全部信托贷款本息到期,并对公司的债权转移至和合资管名下,和合资管随后向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蓝鲸财经调查发现,其实光大信托在此案中扮演了一个“通道”的角色,资金完全来源于和合资管,所以出了问题债权也就转给和合资管了,光大信托看似“毫发无损,全身而退”。

而与此同时,国通信托似乎则没有那么“幸运”。日前,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斯太尔”) 因踩雷1.3亿元信托违约而起诉国通信托,要求国通信托赔偿信托资金及损失,而国通信托则表示通道业务不承担主动管理职责,公司不可能满足委托人的无理诉求。

多位业内人士向蓝鲸财经表示,信托违约事件频发,通道业务“暗礁丛生”,一些信托公司虽然收取的是通道业务的费用,却“被承担”了主动管理型信托的责任,违约后很难完全撇清责任。而此前的一些通道业务纠纷也暴露出违约后想要“体面退场”似乎并非易事。

光大信托全身而退,已将债权全部转让

光大信托是2014年由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在重组原甘肃信托的基础上成立的金融机构,目前是中国光大集团金融板块中与银行、证券、保险并列的四大核心子公司之一。

根据光大信托和*ST德奥2017年3月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的约定,由光大信托向后者提供总计不超过2亿5千万元的贷款,贷款期限不超过18个月,贷款利率为12.5%/年。

据悉,光大信托分别于2017年4月13日、2017年3月20日分别向被告*ST德奥合计发放贷款6千万元,而后者曾于2017年3月23日、2017年4月21日向光大信托支付利息总计362.5万元。

不过,其实光大信托在此案中扮演的是一个“通道”角色。根据*ST德奥此前发布的公告透露的信息显示,其实是和合资管通过光大信托以“光大-德奥通航股份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项下资金向*ST德奥发放了信托贷款,总共三期合计金额6000万元人民币。

而由于*ST德奥未能按贷款合同约定向光大信托支付应付利息,光大信托将该债权全部转让给和合资管。和合资管成为公司债权人后,多次向被告催讨,均无果,后委托光大信托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申请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并已向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和合资管请求判令*ST德奥归还借款本金6000万元及相关利息、罚息及费用。*ST德奥表示,公司已与和合资管进行和解磋商,争取达成正式的和解;同时,计划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处置资产及股东借款等方式,多渠道筹措偿债资金。

斯太尔起诉国通信托,一地鸡毛

一位资管业从业人士向蓝鲸财经表示,“作为通道业务,信托是不用承担风险的,躺着赚钱;违约后的风险全部传递给委托人,这是行业规矩。”

而这个业内人士口中的通道业务兑付“潜规则”也并非总是奏效。2014年,因所投项目违规停工,深圳华宸未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宸未来资产)主导的资产管理计划陷入实质性违约。其后,卷入其中的三家公司——华宸未来资产、湖南信托和国元信托陷入“口水战”,相继发表声明声称自己仅为通道方。

眼下,国通信托和斯太尔正在为一笔价值1.3亿元信托违纠纷互相“喊话”。5月26日斯太尔公告称,公司以1.3亿元自有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天晟组合”)第1期产品存续满12个月后申请提前终止,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部分收益1040万元,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斯太尔已因此起诉国通信托要求返还1.3亿元信托资金。

5月27日晚间,国通信托发表声明回应表示,“公司已经履行受托人义务、不可能满足委托人的无理诉求。”国通信托认为该项信托计划是事务管理信托,已按照信托委托人共同委托的投资顾问——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达的投资指令,将委托人斯太尔公司交付的1.3亿元信托资金支付给了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用于该公司增加注册资本。

不过,蹊跷的是,斯太尔却表示,对于信托计划的投资项目进行的相关调查发现,其根本就没有对玉环投资进行增资,玉环投资的股东及注册资本自始至终都未发生任何变化。

通道业务风险丛生,转型“进行时”

一名专研金融业务的资深律师对蓝鲸财经表示:“信托通道业务违约后很难完全撇清责任。从法律上来讲,信托法就没有通道业务这一说,当然具体要看合同是如何约定信托公司的权利和义务,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近年来,通道业务飞速发展, 占比信托业规模较高。根据信托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年末,信托资产规模破26万亿。虽然2017年4季度信托业55号文等监管规则出台,但是2017年4季度通道业务继续突飞猛进,占比资产管理规模近60%。而业务猛增下,其中隐含的风险也不言而喻。

4月27日, 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联合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也就是备受业内关注的“资管新规”,新规明令禁止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过渡期设置到2020年底。信托行业由此面临着产品净值化调整、去通道和清理资金池的各种挑战,而此前靠通道业务为支撑的外延式发展模式也面临着巨大压力。

过去“躺着赚钱”的信托通道业务即将一去不复返。“去通道化”转型正在进行时,直至2020年的过渡期,信托通道业务“只减不增”目前已成行业共识。(蓝鲸银行 梁轶雯)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